• 老家的土坯房
    作者:王洪伟  时间:2019-08-08  点击量:   
    【字体:

    自进入三伏天以来,高温开启了“烧烤”模式,只要一出门就会陷入热浪的包围中,让人只想呆在有空调的房间里,这时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以前农村老家的房子,那是一座土坯房,冬暖夏凉。

    土坯房顾名思义,就是用土坯盖的房子,泥墙,草顶,水泥瓦是后来换的。房子是三开间的,连带着厨房,又旧又小,内外粗糙,易落尘土,但建造成本低,而且土坯垒起的墙的厚度能够隔挡住冬天的寒冷和夏天的炎热。这座土坯房是奶奶一手盖起来的。

    土坯房的堂屋大门是厚厚的木门,木头门后有两道门闩,门移动的时候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,仿佛诉说着这老屋的厚重历史。大门处有十几公分高的门槛儿,要抬很高的脚步才能跨过去。堂屋的墙上糊着一幅幅的陈年挂历,用来掩盖土坯露出的麦秸,墙上还开了一个小窗,窗户是木质的,透过这狭小的孔洞,阳光能照进来,风儿能吹进来。屋内的物件不多,一张八仙桌、一张茶几,两张官帽椅、两条长板凳,一张老式木床、一个衣橱,再加上些许杂物,让原本已经略显拥挤的屋子更加逼仄,但这方天地却是我儿时的乐园,捉迷藏、玩纸板、跳房子,欢笑声、打闹声能响彻整个屋子。

    土坯房屋后的空地则被奶奶利用起来,经营成了一座菜园子,搭起架子,种上黄瓜、丝瓜、西葫芦,绿色的藤蔓常常爬满泥墙瓜架;茄子、豆角、西红柿,五颜六色,在架上挂着,在风中摇着……。小时候常见奶奶清早端了粥碗在屋后的菜园里边吃边巡视,发现有害虫就随手捉除,施肥、松土、整枝,衔接天衣无缝。一茬接一茬的蔬菜瓜果,一年四季到头不断,土坯房也被这绿色点缀,看上去多了几分活泼,让人不由心生欢喜,即使离的再远也能望见这满眼的绿。

    自从奶奶去世,土坯房后的满园绿色败了,也看不到在屋后打理菜园的身影了。土坯房因年久失修,原来水泥瓦覆盖的屋面长满了黄绿相间的苔藓,木制的门窗已被虫蚁所吞噬,门锁也在风雨的侵蚀下脱落,它已变成一座残破不堪的危房。但于我,这尘埃紧裹的土坯房,却是一抹温馨的记忆。记忆中的土坯房夏季凉爽,屋后的黄花绿叶在微风吹拂下,肆意摇摆,夜晚临窗而眠,更是能看到萤火虫明灭飞过,能听到纺织娘对月歌唱,仿佛驱散了整个夏季的炎热,给人带来阵阵清凉。

    土坯房到如今也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,低矮破旧,墙面斑驳,在四周高起的新屋中间,破败得如风烛残年的老者。近些年,国家为了推进新农村建设,对农村的危房进行改造,老家的土坯房也因此被拆除了。

    在我的心中,土坯房不管经历多少风雨,挨过多少雪霜,它永远是最美的风景,静静地立在故乡的一角,就像屋门口的那一抹残阳,落了又起,起了又落,永恒不变。

  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